建筑玻璃贴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建筑玻璃贴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克里米亚美女检察长专访视频截图我丈夫大我19岁图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01 18:39:32 阅读: 来源:建筑玻璃贴膜厂家

【日前,观察者网携手涅瓦字幕组推出了俄罗斯HtB电视台对克里米亚共和国总检察长娜塔莉亚·波克隆斯卡娅的专访。这期名为《娜塔莉亚的回家之路》(标题呼应早先推出的纪录片《克里米亚回家之路》)的节目是她首次面对媒体,讲述检察官飒爽制服背后的故事——基辅如何沦为右区党的狂欢营地?为何是她担起了检察长的重任?她有没有可以依靠的臂弯?这场专访的面世,也许伤透了全球无数宅男的心,但在爱慕之心幻灭的同时,我们更为娜塔莉亚的爱国热忱而感动:当事关荣誉、尊严和良心,无论是面对上帝还是面对自己,不应犹豫。为方便读者在这个长达44分钟的视频中,更迅速地读懂娜塔莉亚之心,观察者网特意重新整理视频文字稿件,以飨读者。】

娜塔莉亚·波克隆斯卡娅

娜塔莉亚·波克隆斯卡娅

娜塔莉亚的回家之路

记者:我们为您买了玫瑰,不知道您是否喜欢?

娜塔莉亚:当然喜欢,这么美的花儿谁不喜欢?

旁白:进入办公室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,尼古拉二世的画像。

娜塔莉亚:这是我家留下来的,当我刚来办公室的时候,这里完全是另一个样子,这些肖像和画作都是我的。

旁白:当摄制组正在准备进行采访的时候,娜塔莉亚·波克隆斯卡娅向记者解释了为什么她到现在对采访如此谨慎。

娜塔莉亚:人权委员会来到我们这里,检查我们是否有违反人权的行为,我说:“如果这些行为确实存在,您跟我说,我会解决的。”一周后,网络媒体报道,检察长对破坏人权的粗暴行为毫不知情。

记者:别担心,我们尊重人权,也尊重检察长,今天我们将进行公正客观的全面报道。

旁白:对于娜塔莉亚来说克里米亚是我们的,乌克兰也是我们的。

娜塔莉亚:可惜的是,那些声称热爱乌克兰的人们,实际上他们完全没有。因为真正的乌克兰并不是那样的。

这件事情很微妙。为什么?因为那时候,我看到了整个基辅都被不公平笼罩着,在独立广场,在乌克兰总检察院……我那时非常生气,我认为:天哪!难道人们都病了吗?这种病传染了所有的人,而他们现在无法康复吗?(基辅“买单”运动时期骚乱画面)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家窗外,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切:疯狂的人们愤怒地敲鼓、用盾牌砸地……罪恶之火在燃烧,魔鬼从废墟中走了出来,跳起了罪恶的舞蹈……我只能这么想了。

由于独立广场事件,我们在乌克兰总检察院没日没夜地值班。二月份我得到了一个机会,去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出差,然后我顺路回到叶夫帕托里亚的家看望父母。当时,那里有个亲俄派的集会,提议举行全民公决,当然,我也参加了这个集会。他们发给我了圣乔治丝带(前苏联为纪念卫国战争胜利而创造的一种丝带,有橙色与黑色条纹相间,象征着胜利和战士的英勇精神——观察者网注),对我而言,圣乔治丝带令我感受到了克里米亚人民的心情。我想:天哪,哪怕这里(基辅)有人能和你们有一样的想法该多好呀!对于一个刚刚从基辅噩梦中逃出的人来说,这条丝带并不只是一块布那么简单,集会之后我把这条丝带带回了基辅。

旁白:回到基辅后,娜塔莉亚得知,国家的政变达到了高潮。

娜塔莉亚:那些杀人犯不在乎:在乌克兰境内,并没有多少人同意反对派的口号和方式。在去基辅的途中,我得知一位新的检察长上任了,他叫马赫尼茨基。此人早先在律师事务所工作,或者是佳格尼博克律师事务所的所长,这是自由党,是个民族主义党派,高呼法西斯的口号,他成了我们的总检察长。当时我想……我已经决定辞职了,不会在那儿工作了。我那时很反对、很生气、很害怕,我想公开表示我不承认他。我拿着圣乔治丝带,把它挂在了衣服的口袋上,去了总检察院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站在门口的不再是士兵,而是带着红黑袖标的右区分子。

这是右区,戴着圣乔治丝带穿过这群右区的暴徒,无疑是很勇敢的行为,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大家看到(勇气)。他们看了看我,大概是觉得我疯了:一个小姑娘来上班,还别着丝带。不知为何,他们并没有特别注意我,但他们确实看到了。他们无视法律夺取政权,如果我们为这些非法夺权的人效力的话,我们就是叛徒。

旁白:现在,圣乔治丝带在乌克兰被视为矛盾的根源,戴着它哪儿都去不了。但是娜塔莉亚进入了总检察院大楼,她的同事们对她投以敌视的目光。

娜塔莉亚:我和那个女人吵起来了,她说现在挺好的,推翻了腐败的政府,光明的日子就要来了,乌克兰就要独立了。我回应道:“列娜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你没看过电影吗?你没有爷爷奶奶吗?你有爷爷奶奶吗?你在他们面前不羞愧吗?现在可是法西斯掌权啊!”,她说:“娜塔莎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你要是还生活在过去的话,你就不会有未来了!”

这是乌克兰总检察院的同事,她当时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在独立广场上值班,她当时那么坚信,其他人也像她一样。那些总检察院的工作人员——那些应该执行法律监督的人们——他们已经在憧憬政权被推翻的时刻。他们被蒙蔽了,以为欧洲会帮助他们,独立的乌克兰、欧洲、欧盟……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居乐业了。

上一页1234下一页显示全文

神魔圣域周年庆版

蜀将战记OL手游

猫三国安卓版

188体育彩票最新版